全球第一剪刀手维达沙宣病逝 网友剪波波头怀念(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itchtocode.com/,波图

或许是上帝想换个发型了,于是他带走了“手拿剪刀的莎士比亚”。9日,一代传奇发艺巨匠维达·沙宣,在美国洛杉矶家中病逝,享年84岁。沙宣家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今天在与白血病的抗争中落败”。

此前有英国传媒报道,沙宣患上血癌已两年,但他和第四任妻子犹妮拒绝向媒体透露,只让家人和最亲密朋友知道。消息说:“沙宣热爱生命,他以很时尚的方式面对这个病,那就是必须继续演出。”

沙宣是工作狂,即使血癌来袭,也没改变繁忙的生活节奏。据报道,他曾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打理业务,工作量“足以让40岁的男子精疲力竭”。朋友一度都对他很有信心:“如果有人能够战胜血癌,一定是沙宣。”

若全球规模高达410亿美元的美发业,也有个“比尔·盖茨”的话,非他莫属。他用其发明的“造型剪”,将女性从繁琐的烫发理念中彻底解放出来。他设计的标志性波波头,引领半个世纪的潮流风向。他创造的“五点式剪发”,成为发艺界的里程碑。而他开创性的“希腊女神”式造型剪发,成为今日自然烫发的始祖……此外,他还致力于带动整个发艺行业的发展,陆续在全世界开创了多家沙宣美发学院,并推出标志性沙宣洗护发品牌。

沙宣一生中说得最多的话恐怕是“抱歉,女士,我让您久等了”众多时尚界ICON级人物都曾是他的座上客。首位走红好莱坞的亚裔影星关南施、著名影星米娅·法罗、迷你裙发明者玛丽·昆特、美版Vogue视觉总监格蕾丝·柯丁顿,这些闪亮的名字都与沙宣紧紧相连,他们的携手创作及绵长情谊为这位发艺巨匠的传奇人生更添华彩。

前不久,《沙宣自传》刚刚出版,有关他的纪录片去年也已在美国上映。而沙宣的传奇人生也有望被拍成电影,沙宣表示:“我希望裘·德洛演我,因为他是英国人,而且时髦。”

沙宣在中国也拥有不少粉丝。记者看到,沙宣逝世的消息传出后,百度“沙宣吧”的人气急升,很多时尚从业者及潮人纷纷留言对一代大师辞世表示哀悼,很多人表示“准备去剪个波波头以示怀念”。

1997年,第一届中国国际时装周在京举行,当时还在纺织部工作的姚戈参与了整个时装周的组织工作。“那时,国人对于时尚的概念其实还比较模糊,中国的整个时尚产业刚刚兴起,沙宣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中国,推销他的美发理念与产品。所以,这样一个老外突然出现,很快就被大家认识并记住了。”姚戈说。

在第一届中国国际时装周上,沙宣举行了自己的产品发布会,姚戈也在台下当起了观众,“沙宣当时差不多60岁,满头白发,穿着很简单,就一件黑T恤,但是挺有派头。台上坐着许多模特,沙宣一个个给她们剪头发,那剪刀上下翻飞,动作相当利落。我记得当时国内很著名的模特罗锦婷、郭桦都在台上,沙宣为她们剪出的发型太有个性了,就连我们这些从事时尚行业的人也吃了一惊。大家都在想,头发还可以弄成这样啊!可以说,这个老头让当时的中国时尚界震惊了。”

多年以后,波图姚戈成为了国内顶尖模特公司的老总,旗下拥有莫万丹、单静雅、王诗文、雎晓雯等众多行走国际的名模,因此也有了很多与沙宣中国合作的机会。姚戈评价:“沙宣中国每年都有时尚发布会,我在北京、上海都参加过。最大的感觉就是他们每一次的展示都充满个性,不对称、阶梯形、不规则、千奇百怪的色彩,一定会让你过目难忘,观众都会不禁感叹时尚创意是多么丰富、精彩、前卫。”

然而,也正是因为太另类、太富有个性,沙宣的很多发型对爱美的模特来说也相当“残酷”。姚戈透露:“参加了沙宣发布会的模特,往往都要担心接下来几个月,自己的头发怎么办,怎么见人。”

同样是因为太过前卫,除了还算中规中矩的“波波头”,沙宣的很多发型在中国并不太被大众所接受。对此,姚戈的解读是:“沙宣展示的是一种美发概念,引领的是一种时尚潮流,这与我们的日常状态一定是有区别的。有些服装,有些造型,从诞生起就注定是不会被普及的,它们是可以进博物馆的,沙宣的很多造型就属于此类。” (记者欧阳春艳)

“我清楚地记得,1997年,沙宣第一次来到中国,那应该也是他唯一一次来中国。非常有幸的是,那时我亲眼见到了他精湛的剪发技艺。”昨晚,本报记者连线国内顶尖模特公司北京东方宾利文化发展中心董事长姚戈,他在电线年前的难忘一幕。

“因为沙宣的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几乎全国各地都有打着沙宣旗号的美发培训学校。但实际上,只有成立于2001年的上海沙宣美发学院是由维达·沙宣本人创立的,这是沙宣学院在亚洲的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学院。”昨日,波图本报记者致电负责沙宣中国公关事宜的万博宣伟公司,获得这一信息。

2001年,沙宣美发学院选址上海进驻新天地,成为亚洲唯一一间沙宣美发学院,在中国开创了一片美发领域的“新天地”。这10年,上海沙宣美发学院不断推动中国乃至亚洲的美发行业发展,每年两季全球领先的发型趋势发布,将美发的新观念带到中国,将先进的概念演变成可操作的现实。十多年间,超过10000多名学员在上海沙宣美发学院接受了培训。学员来自于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巴基斯坦、泰国、新西兰等多个国家。

2010年,上海沙宣美发学院搬至“上海红坊城市雕塑中心”,结合雕塑、艺廊、工作室,沙宣的造型大师们就在其中创造秀发的艺术。受到发色的层次渐变及剪裁的锐利线条的灵感启发,这所占地800平方米的红坊新学院在设计与环保理念上堪称杰作。

万博宣伟公关公司负责人还透露:“维达·沙宣在中国的另一部分事业则是洗发、护发、造型产品,这些都隶属于宝洁公司。”

1928年,维达·沙宣出生在英国伦敦东区一个贫穷的犹太家庭。他的童年颠沛流离,父亲很早就将他们母子遗弃。沙宣5岁时,无力抚养孩子的母亲不得不把他与弟弟送到孤儿院,沙宣的整个童年都在那里度过。

在孤儿院生活的时候,沙宣是个极其活跃的孩子,孤儿院里举办的各种活动中,总是少不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身影。但是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人宣扬“种族论”、大肆屠杀犹太人,沙宣也遭到了其他男孩的集体攻击,他们恶意地朝他脸上吐口水,骂他是“放高利贷的猪,流着肮脏的血液”。

沙宣在黯淡而混乱的孤儿院里卑微地成长了6年后,他和弟弟被母亲领回了家。母亲遇到了一个好男人,他对两个继子关怀备至,教导他们欣赏贝多芬和马勒的音乐。

沙宣15岁那年,他的母亲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一夜之间长大成人,拿着把剪刀,为一些陌生人剪头发。醒来以后,她回味这个梦,觉得“有一门手艺也不错”。于是不久之后,她把沙宣送到了伦敦东区的一个叫阿尔道夫·科恩的理发师那里当学徒。沙宣后来半开玩笑地说:“母亲强迫我成了洗头童,天知道我那时的梦想是去切尔西踢足球,或者成为一名建筑师。”

最初,沙宣并不是那种出类拔萃的学生,他看上去跟其他的学徒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他却是那里最勤奋的学生。“我知道,在伦敦西区有很多法国、意大利的美发学院,于是我每周有三个晚上会去那些学校听课,看别人是如何发挥灵感的。而美发行业最有意思的事,就是利用别人的灵感,创造属于自己的新作品。”

沙宣手里握着剪刀,心里却装着国家大事。当时正值“二战”期间,每天,他不会错过报纸上任何一条关于战事的消息,遇到有客人讨论时事,他总要插一两句自己的看法。1945年末,“二战”已敲响了结束的钟声,但纳粹的余孽仍旧苟延残喘。英国出现了以奥斯瓦德·莫斯利为首的右翼法西斯分子,成立了英国法西斯联盟,他鼓动成员在伦敦大街小巷传播反犹太人言论。

沙宣的母亲被莫斯利的心腹尼克斯捉住并杀害。为了给母亲报仇,1946年沙宣加入了一个由前犹太军人发起的反纳粹组织第43集团。“那年我还不满18岁,集团成员大多曾是军队中服役的士兵,他们平均比我大五六岁,许多人还得过军功章。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个清晨,我遍体鳞伤、浑身脏兮兮地走进发廊,一位顾客对我惊呼:你的脸怎么了?我回话,没事,夫人,我不小心被发夹绊倒了。”事实上,就在前一天晚上,沙宣携刀和第43集团的成员一起与莫斯利的支持者们在伦敦东区进行了搏斗,沙宣因此受了伤。

沙宣的感情生活波折多多。他结过4次婚,第二任妻子为他诞下4名儿女,与现任妻子犹妮的婚姻维持得最长。但最让他难以释怀的,是与初恋情人普兰达的一段生死之恋。

1942年,14岁的沙宣和常来教堂做礼拜的小女孩普兰达相遇,在不断的交流中,一股微妙的情愫在心底萌芽。但后来普兰达的父亲支持莫斯利集团。战事正紧时,普兰达找到沙宣偷偷告诉他:她在家中听到莫斯利集团准备于后天夜里对犹太人的会议地点进行偷袭。但沙宣万万没想到当晚莫斯利的人就包抄了会议地点。在这场近身战中,第43集团伤亡惨重,沙宣对普兰达失望至极,他认为是普兰达出卖了他们。

后来,在出席德国沙宣美发沙龙开幕时,沙宣意外地碰到了普兰达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她口中得知当年的事情全是父亲一手策划的,善良的普兰达也是其中的受害者。惨剧发生后,普兰达被逼迫嫁给了一个德国的贵族后裔,但得知她曾和一个犹太人有过恋情后,便疯狂地折磨她,还强迫她染上了毒瘾。沙宣后悔自己错怪了普兰达这么多年,随后便与她生活在一起,每天早晨沙宣都会推着普兰达徜徉于花园中,述说着只有他俩知道的往事。不幸的是,一个月后普兰达因肺癌晚期医治无效而死亡。(本报综合)

1950年,第43集团解散,刚从阿以战争前线作战归来的沙宣对自己说:“要是我真想做发型师,那我就得认真干了。”正巧在这时,他遇到了上世纪50年代的传奇发型师雷蒙德,从此安心地在发廊学艺,学会了“一把剪刀能干的所有事情”。沙宣从此声名日噪,人们就为了在朋友面前来一句“在沙宣那儿剪的头发”,宁愿付出一个上午的宝贵时间来排队等待。此时,沙宣也成为发型艺术家协会的资深会员,独立门户的想法在他心里慢慢滋生。

1954年,沙宣用继父提供的1400英镑作为本钱,在伦敦邦德街开了第一家自己的小型沙龙,沙宣在这里创造了“造型剪”的技巧,根据个人特有的头骨结构及其与几何形状的配合观念来剪发,不断地创造出突破性的发型,例如:不对称式、五点剪式和希腊女神发型。沙宣在发型设计上创造了革命性的潮流,他精湛的造诣和源源不绝的创意,使发型设计成了一门艺术。

关南施是上世纪60年代首位在好莱坞成名的亚洲女演员,也是第一个剪沙宣BOB发型的女明星。沙宣回忆说:“那时候关南施到伦敦来找我,她的头发简直超过1米。她的头发十分强韧,能很好地保持造型,配我的新设计真是再好不过了。”于是沙宣用他那灵巧的双手,营造出被称为世界美发史上里程碑的“BOB”头,这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使得沙宣成为当时的潮流领袖。

沙宣说:“发型设计是一门关乎脸面的工作你研究她的面部轮廓、她的身高、体型,最后得出你的结论,开始修剪。当看到她眼里的闪光时,你就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再也没有什么途径像发型这样能立刻改变一个人的外表。”

上世纪50年代的女性们每周要去发廊两三次,通过倒梳头发、使用发胶等手段做出蓬松丰满的发型。而沙宣所剪出的造型不会在一次洗发之后销于无形。“我承诺顾客,我不会拉扯或者倒梳头发,也不会喷过多发胶。”沙宣说,“我解放了女性,她们不再需要一周上3次发廊,只要每个月来一次就够了。”

沙宣带来了新鲜的时尚风,造型令人耳目一新而易于打理,女性们从单调、呆板的发型束缚中解脱了出来,激情而充满活力。沙宣不只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发型师,他所做的堪称是一场生活方式的变革。

1980年,沙宣搬到美国居住,此时他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沙宣”的商标卖给宝洁公司。从此,以他名字命名的系列美发产品在全世界销售。同时,沙宣发廊也由他之前的同事买下,沙宣本人不再直接参与经营。大师卸下了几十年的担子,开始寻找一些新的事业机会:成立了沙宣国际美发学院。沙宣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初学者和经验丰富的发型师进行培训,帮助他们踏上职业发型师的生涯。

沙宣乐于与他人分享他的事业成果。在他发展发廊事业的初期,他就已经积极支持各类文化活动、社会服务计划和学术团体,随后,沙宣还成立了“维达·沙宣基金会”,捐助社会上其他有需求的人士,特别是为社会底层的人们提供教育机会。沙宣所发展的事业如今已成为跨国企业,因而所接触的社会阶层也比以往更广泛,但沙宣的精神始终不变,那就是推行教育、忠诚服务、追求创意及卓越品质、注重造型的实用性,达到简洁就是高雅的最高境界。

2010年5月,一部历时3年打造的《沙宣魔法师》上映,为世人呈现了一代发艺大师的传奇人生。如今,沙宣已经成为了一个艺术符号,他不仅是国际发型界公认的顶级大师,更影响着美发行业乃至世界的发展变迁。 (本报综合)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